在下迷津

杂食动物,喜欢啥写啥,打字慢如狗,填坑。。。诶算了不提了

邦信 终为尘埃 历史梗 虐向慎入

历史废,所以可能有与正史有冲突。

纯属自己找虐的产物,不喜请点退。

如上,没问题的请往下看哦————

万物啊,终归尘土,你我之爱,亦逃不过这注定的宿命。

                                                                    ――题记

他允他大将军之位。

他为他征战四方,打下江山,名驰沙场。不负他的重望。



赤发的青年带一身功名回来见他,求齐王名号,是为保这大好形势。

端坐高处的紫发男人,轻笑着,好像对他从未起疑。



名唤爱的感情不知道是何时萌芽的。

就像怀疑的种子不知道是何时种下的。



他封他为齐王,并许他三誓。

”一,天不杀韩信。”

“二,君不杀韩信。”

“三,铁不杀韩信。”

“三不杀”一出,满朝文武皆是一惊,然后便是妒意,没人敢向君主提出异议,于是,矛头全部偏向韩信。



很快便有人举报,告韩信谋反叛变。刘邦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韩信,他发现那人也在看他,掩在长长睫毛下的眸子里,透着一种,名为信任的光,甚至带着点小小的期许。



但他最终选择皱起眉头,闭上双眼。
“吩咐下去,这次远征,由我亲自率军。”



他选择了逃避,他以为“三不杀”之令可以保护他,他以为,他还可以笑着唤他“雏儿”......
可他没有机会了,他最后没再正视过他的眼睛,没能看到,那里面是赤发的青年即使面临死亡,也也不曾流露出的黯淡。



心如死灰。
他本该明白的,君王多戏言,哪句话是真的,哪些爱是实的,藏在紫发男人狐狸般的笑容后面,无人可以窥视。
他信任他,为他征战一生,替他打下他的江山。
然而,也是他,将自己对他的信任,踩得粉碎。
他说他爱他。呵,戏言罢了,他竟也当了真。



长乐宫内钟室漆黑一片,不见天日。一,天不杀。
吕后与萧何合谋,并非刘邦授意。二,君不杀。
刑法是用根根竹片折磨致死。三,铁不杀。
“三不杀”,吕后做到了,她本也生得狠辣,加上萧何这样的谋士,想将一心扑于战场,不通人情世故的韩信抹杀,并不难。



一根根竹片穿骨而过,噬心的疼。
曾那样耀眼的一头红发,如今带着血污,胡乱披散着。
那白皙的脸庞,染上尘土。
他忽然抬起头,笑了,笑得那样张扬,带着释然。萧何猛然想起,这笑容他在哪里见过,这种轻狂的笑,也只属于眼前这濒死的人了。
“我后悔未听贤人(蒯通)一言,才至于被区区妇女小子所骗,天意!”



韩信的眼前回放着他这短暂的一生,惊讶发现那紫色的身影出现太多,太多。
刘邦终究不信他啊。
意识沉入深海前,韩信喃喃低语着,好像是对自己说,也好像,是对那个人说。
“我韩信,从未起叛乱之心。”
“只是,你不信罢了。”



韩信的尸体被丢进乱坟岗,一代战神,最终竟无一安身之所,悲矣。



这边远征在外的刘邦,也觉得心慌慌的。
雏儿,等着我,很快,很快我就回来了!
然而最后他只收到了一封染着血污的信,是韩信之友,军师张良冒死用飞鸽传来的,短短几行字,刘邦认得,是韩信亲书。
                帝国破,谋臣亡。
                这一世,我自认无愧无悔。
                如上,我便再等你一世,不再,互相猜忌,而是互相信任,好吗。(请注意这个句号哦)
附了张良的信:
                重言对你,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他说,来世还愿等你,生死相随。
                刘季,你生生错过了一个真心对你的人。


刘邦看着两封信,良久,发觉自己竟已泪流满面,泪水打湿了信纸,混着血渍,字迹越发模糊起来。
这一世,是他负了他。
他却连他怎么死的,尸首到底在哪儿都不知道。
他却愿意,再等他一世。
“重言......等着我。”
下一世,他,一定不会,再错过他了。



公元前196年,韩信于长乐宫惨遭杀害。
公元前195年,刘邦于宫中病逝。



经过千万年的沧桑,史书被改了又改,当年的人,也都归于尘土,也许,那份无法言喻的感情,也只有本人才懂吧。



E N D







不要问我为啥突然写起了邦信。。。。只是觉得这对挺神奇的。。。。

端午节快乐*^_^*

                
                  

评论(3)

热度(51)

  1. 夙秋(我王世界第一甜)在下迷津 转载了此文字
    史向写的炒鸡好。最最喜欢重言了,不是爱,是信仰
  2. 未央在下迷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