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迷津

杂食动物,喜欢啥写啥,打字慢如狗,填坑。。。诶算了不提了

画不出凯佬的万分之一可爱了

俱是少年人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为你所沸腾。
叶修。
君莫笑。
荣耀。
还记得你交出一叶之秋,走出嘉世时落寞的身影。
那一天,下着大雪,眨眼就将你的身影掩藏在人群中,再看不见。
也不忘你带着兴欣势如劈竹,顺利站在第十赛季的顶峰。
那一天,聚光灯尽数照在你的身上。那样耀眼,那样夺目。
就像。
天神降临。
今天是5月29日。
是你的生日。
是王者的生日。
隔着一个次元我无法去拥抱你。
可我仍然能笑着对着电脑屏上扬起张扬笑容的你说一句。
生日快乐啊,叶神。
你仍年轻。
十年的荣耀。
可不是那样容易就会散的啊。

【安雷】请留言

旧文编辑重发
半夜爬起来发个刀子虐虐
自损八百式发刀
ooc有

没问题往下看————————

凹凸大赛结束了三年,最终打败了创世神的参赛者们保留了原力技能,有的离开了,最终被各个宇宙所接受,有的还留在凹凸星球,因为这个地方,他们的家人,挚友,都已沉睡在这里。

“喂?雷狮你在吗?我跟你说啊,今天我去原赛区找之前大战时你留下的东西了,我找到了你的头巾,好脏欸,但是我已经帮你洗好了哦,你什么时候来拿啊?”

傻逼骑士道,越来越蠢了,本大爷才不接受你碰过的东西......不过洗的还是很干净的嘛......本大爷就勉强破例一次吧,感恩戴德吧安迷修!

“雷狮雷狮,今天我和格瑞去了我们与创世神战斗的地方......那里的硝烟仍未散去,真是让我想起三年前那场决斗呢,当时你自信挥舞雷神之锤的样子......那抹张扬的笑,真的是无比的耀眼啊。”

那还用你说吗安迷修!本大爷可不是那些鶸可以比的好吗!至于你嘛......哼!本大爷勉强承认你的实力吧!

“雷狮......三年了,三年我总共用终端向你发起了2014次通话请求......可是每次回应我的,永远是‘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留言’......雷狮,我知道的,你在的啊,对不对?”

......傻子。

“雷狮,卡米尔让我离开凹凸星,和佩利帕洛斯他们一起继续遨游宇宙......去追寻你所向往的星辰大海。我以骑士的名义拒绝了他们......其实是想留下来陪你。”

安迷修关闭终端,闭上了双眼,他背靠着一块石碑。

那上面工工整整刻着三个字母——“ray”。安迷修亲手刻上去的。

星辰大海,没有你陪伴前去,入我眼不过一片尘埃。

微风拂面,安迷修微微睁开眼,喃喃着。

“雷狮?”

疯狂吹师父!

WINGS:

第一次产粮我有点慌.jpg

是雷凯,我不怎么了解所以ooc致歉【鞠躬】

食用愉快【?】

 

“喂,魔女,偶尔也走走路吧。”

“是么,接好了哦~”

以及,我好想扩列……【2278168564】

至死,不渝。
好个至死不渝。
安哥我要吹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嘉:格瑞你看见我的可乐没有?
瑞:没有,喝牛奶。
(可乐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即使是人造人也给我注意点啊)


忽然爱上lof爷的滤镜。以及为什么是横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卡亲情向】卡米尔拔牙记

是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ooc有! 不要刷无关cp!我不会打雷卡的tag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看——————













卡米尔最近总是牙疼。
雷狮:“最近吃了多少甜食?”
卡米尔:“......没有,大哥。”
帕洛斯:“我知道卡米尔每天都要吃一大块超甜草莓蛋糕还有双皮奶还有......”
卡米尔默默把脸埋进了围巾里。
雷狮:“......去医院。”









凹凸医院     牙科
“张嘴( •̀∀•́ )”身上标记着红色小十字的裁判球围着卡米尔仔细的进行检查中。
“啊、啊————”实在疼得厉害,卡米尔只得把嘴巴大大张开。
“嗯——(。ì _ í。) ”裁判球扫描过了口腔,得出了结论——“蛀牙!拔拔拔!相信我不会疼太久啦!(๑•̀ㅂ•́)و✧”
“......”卡米尔想哭,但卡米尔不说。







然后外面等候的海盗团三人就听到了来自医疗室里诡异(bushi)的机械声。
雷狮:“......”
系统:【你雷大爷准备抡起雷神锤把你这破门给轰成渣渣】
帕洛斯:“老大冷静啊!”
佩利(兴奋):“要打架了吗!”
帕洛斯表示这海盗团没了卡米尔吃枣药丸。





一刻钟后。
雷狮盯着被巨大白口罩包裹住半个脸的卡米尔,还是没忍住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大哥泥垢。卡米尔的内心咆哮。






“不怕!蛀牙嘛是个小孩子都会长的。”雷狮忽然把卡米尔的帽子摘下来揉揉他的头发。
“我雷狮的弟弟,还怕这蛀牙?”
他把卡米尔的帽子戴回去,还为他正了正帽檐。
就像他第一次见到卡米尔,便毫不犹豫的讲他护在身后一样。
“你雷大爷的人,还敢欺负?”






卡米尔收回恍惚的思绪。
看向那宝石般的紫眸。







“是的,大哥。”
他这样回答。







                                                                                 END





旧文,修改一下发了出来www

【安雷】赌上最后的骑士的名号,我会倾尽一生去爱你

新婚梗
是嘉瑞安雷群里的活动文⊙▽⊙
ooc属于我
有一点点嘉瑞(实在来不及写了哇
流氓安出没!流氓安出没!流氓安出没!(重要事说三遍

没问题请往下看呀————

        “哥,好了。”安莉洁开心的笑着,“嫂子别害羞啊,快出来啦。”
        安迷修表示自己要炸了,还是原地爆炸的那种。
        眼前的雷狮,自家恶党,正顶着一脸“老子以后没脸见人了”的生无可恋脸,被安莉洁从房间里硬拉出来。哦,还穿着婚纱。
       “我到底是脑子里面哪根筋抽了才会答应你穿这种东西啊啊啊!!!”雷狮整个脸都红透了,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要丢尽了。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才细细打量起自家恋人,不得不说雷狮到底生得一副好相貌,安莉洁给他上了层淡妆,衬得整个人精神了几分,难得他没裹着头巾,略有些长的紫发便卷翘着披散在雷狮洁白的颈部,平添一丝诱人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身上穿的这套——没白瞎他花了那么多积分,真的很漂亮啊,层层叠叠,由绸缎和轻纱拼镶的婚纱,纯净的白色与恋人红透的脸真是相配啊。
        后来当雷狮说起这时的安迷修,他咂咂嘴,“那是安迷修?屁!那就是个变态,眼神要多露骨有多露骨。”
        但是婚礼上雷狮却没穿那套昂贵华丽的婚纱(难得帕罗斯连相机都准备好了),安迷修表示恶党穿婚纱的样子只有他(还有你妹哦)才能看到。
       他们的婚礼很多人祝贺,他们觉得如果能从凹凸大赛活下来,不,即使是死,也一定会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
       “赌上我最后的骑士之名,雷狮,我会倾尽一生去爱你。”安迷修单膝跪地,给雷狮带上了戒指,发下了他要用一世来证明的誓言。
         “好啊,我等着,骑士。”雷狮还是那个笑得张扬的海盗头子,他看着面前的骑士,脸上的红晕却久久没有散去。
           在铺天盖地的玫瑰花海下,他们相视而笑。
            未来的路,以后我们一起走。
            谁都不会,先放开手。

                                                                                  END?
 















卡米尔:“安没马你敢欺负我大哥我肯定第一个扒了你的皮!”
帕罗斯:“冷静冷静。”
安莉洁:“大哥终于有人管了(终于不要我天天操心了)!”
丹尼尔:“年轻真好啊哈哈哈。”
嘉德罗斯:“格瑞我们也去结婚吧!”
格瑞:“别闹。(脸红)”




                                                                               真·END

邦信 终为尘埃 历史梗 虐向慎入

历史废,所以可能有与正史有冲突。

纯属自己找虐的产物,不喜请点退。

如上,没问题的请往下看哦————

万物啊,终归尘土,你我之爱,亦逃不过这注定的宿命。

                                                                    ――题记

他允他大将军之位。

他为他征战四方,打下江山,名驰沙场。不负他的重望。



赤发的青年带一身功名回来见他,求齐王名号,是为保这大好形势。

端坐高处的紫发男人,轻笑着,好像对他从未起疑。



名唤爱的感情不知道是何时萌芽的。

就像怀疑的种子不知道是何时种下的。



他封他为齐王,并许他三誓。

”一,天不杀韩信。”

“二,君不杀韩信。”

“三,铁不杀韩信。”

“三不杀”一出,满朝文武皆是一惊,然后便是妒意,没人敢向君主提出异议,于是,矛头全部偏向韩信。



很快便有人举报,告韩信谋反叛变。刘邦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韩信,他发现那人也在看他,掩在长长睫毛下的眸子里,透着一种,名为信任的光,甚至带着点小小的期许。



但他最终选择皱起眉头,闭上双眼。
“吩咐下去,这次远征,由我亲自率军。”



他选择了逃避,他以为“三不杀”之令可以保护他,他以为,他还可以笑着唤他“雏儿”......
可他没有机会了,他最后没再正视过他的眼睛,没能看到,那里面是赤发的青年即使面临死亡,也也不曾流露出的黯淡。



心如死灰。
他本该明白的,君王多戏言,哪句话是真的,哪些爱是实的,藏在紫发男人狐狸般的笑容后面,无人可以窥视。
他信任他,为他征战一生,替他打下他的江山。
然而,也是他,将自己对他的信任,踩得粉碎。
他说他爱他。呵,戏言罢了,他竟也当了真。



长乐宫内钟室漆黑一片,不见天日。一,天不杀。
吕后与萧何合谋,并非刘邦授意。二,君不杀。
刑法是用根根竹片折磨致死。三,铁不杀。
“三不杀”,吕后做到了,她本也生得狠辣,加上萧何这样的谋士,想将一心扑于战场,不通人情世故的韩信抹杀,并不难。



一根根竹片穿骨而过,噬心的疼。
曾那样耀眼的一头红发,如今带着血污,胡乱披散着。
那白皙的脸庞,染上尘土。
他忽然抬起头,笑了,笑得那样张扬,带着释然。萧何猛然想起,这笑容他在哪里见过,这种轻狂的笑,也只属于眼前这濒死的人了。
“我后悔未听贤人(蒯通)一言,才至于被区区妇女小子所骗,天意!”



韩信的眼前回放着他这短暂的一生,惊讶发现那紫色的身影出现太多,太多。
刘邦终究不信他啊。
意识沉入深海前,韩信喃喃低语着,好像是对自己说,也好像,是对那个人说。
“我韩信,从未起叛乱之心。”
“只是,你不信罢了。”



韩信的尸体被丢进乱坟岗,一代战神,最终竟无一安身之所,悲矣。



这边远征在外的刘邦,也觉得心慌慌的。
雏儿,等着我,很快,很快我就回来了!
然而最后他只收到了一封染着血污的信,是韩信之友,军师张良冒死用飞鸽传来的,短短几行字,刘邦认得,是韩信亲书。
                帝国破,谋臣亡。
                这一世,我自认无愧无悔。
                如上,我便再等你一世,不再,互相猜忌,而是互相信任,好吗。(请注意这个句号哦)
附了张良的信:
                重言对你,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他说,来世还愿等你,生死相随。
                刘季,你生生错过了一个真心对你的人。


刘邦看着两封信,良久,发觉自己竟已泪流满面,泪水打湿了信纸,混着血渍,字迹越发模糊起来。
这一世,是他负了他。
他却连他怎么死的,尸首到底在哪儿都不知道。
他却愿意,再等他一世。
“重言......等着我。”
下一世,他,一定不会,再错过他了。



公元前196年,韩信于长乐宫惨遭杀害。
公元前195年,刘邦于宫中病逝。



经过千万年的沧桑,史书被改了又改,当年的人,也都归于尘土,也许,那份无法言喻的感情,也只有本人才懂吧。



E N D







不要问我为啥突然写起了邦信。。。。只是觉得这对挺神奇的。。。。

端午节快乐*^_^*

                
                  

你便是那至高荣耀

十年荣耀,王者归来。
不知多少人这样赞颂过你。
出场时的落魄,落幕时的辉煌。
隔着一块次元壁的距离,多少人为你喝彩,为你欢呼。
从小说到动画,时隔多年,那份激情,那份友谊,你还是手持那千机伞,以坚毅的背影闯入人们视线的荣耀第一高手,从未改变。
叶修,今天是5月29日。
是你的生日。
亦是王者的生日。
我没有太多的语言来称赞你。
但我始终等着。
等着王者一身荣耀,凯旋而归。
然后笑着。
说一句,生日快乐啊,叶殿。